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郵件登錄 |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法治課堂
信息推薦
視頻聚焦

未成年人保護法將迎來大修條文或增一倍

時間:2019-03-26 15:49:56來源:法制日報

未成年人保護法將迎來大修條文或增一倍 業內人士呼吁

設政府保護章節打破九龍治水局面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佟麗華:由于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得過于籠統,尤其是關于罰則的部分不夠具體,使得相關規定在現實中很難操作。  

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部長王鋒:目前,在未成年人保護法中,政府保護的內容是穿插在社會保護當中的,建議通過設立專章的形式,體現政府的職責和擔當。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苑寧寧:在對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進行同步修改時,將政策中一些行之有效的經驗上升為法律,有利于推動校園欺凌問題的解決。

距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正式亮相,還剩下短短幾個月的時間。  

今年2月,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社會事務室副主任劉新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今年未成年人保護法將迎來大修,條文增加一倍,校園欺凌等問題在其中都有反映。據悉,修訂草案和修改說明經委員會全體會議審議通過后,預計將提請10月召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進行初次審議。  

在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佟麗華看來,“條文增加一倍”不僅是數量上的變化,還意味著法律條文將更具體化和更具可操作性,是科學立法理念的體現。  

“誰應當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違反法律應承擔什么樣的法律責任?這些問題都應規定清楚。然而,現行未成年人保護法比較籠統,更多的是倡導性條款,缺少可操作性。此次修改應當解決這個問題,要明確相應機關的主體責任,來確保法律的落實。”3月23日,佟麗華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苑寧寧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未成年人保護法應對校園欺凌等社會關注的問題作出回應,同時制定一些切實可行的措施,來提升法律的針對性、精準性、科學性和可操作性,從而為新時代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推進提供更有力的法治保障。  

規定更為具體  

明確各部門主體責任  

2006年,未成年人保護法曾經有過一次修改,佟麗華參與了當時的修法工作,他一直呼吁的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問題,在當年修改時寫入法律。  

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三十七條規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經營者應當在顯著位置設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的標志。  

但佟麗華感覺到,由于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得過于籠統,尤其是關于罰則的部分不夠具體,使得相關規定在現實中很難操作,“對于違反規定的行為,按照法律規定,由主管部門責令改正,依法給予行政處罰。那么,主管部門是誰?依照哪部法律進行處罰?這些都沒有規定,也就解決不了問題”。  

此次未成年人保護法的修改,讓佟麗華看到了解決這一弊端的契機。  

“應當明確、細化具體責任主體的權利和義務,家庭、學校、政府、司法機關等責任主體,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都要有具體的規定,讓法律變得更具可操作性。”佟麗華說。  

在佟麗華看來,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開展,政府各個部門都要承擔起相應的責任。  

包括奶粉、學校食堂飯菜等在內的未成年人的食品,在安全方面有什么特殊性?應當給予怎樣的特殊監管?市場監管部門應當建立一套有針對性的監管機制。  

在暑假這樣比較長的時間內,未成年人到哪里去休閑和娛樂?很多孩子都會去一些危險的海邊和水塘玩耍,每年都會發生一些孩子溺亡的慘劇。究其原因,在于城市規劃和建設中缺乏這樣的場所,農村的場所長期缺乏管理和服務。因此,城市規劃部門應當在城市規劃和建設的過程中,留出和建設更多適合兒童娛樂的公共活動場所。  

……  

“在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落實上,公安、民政、市場監管、醫療衛生、文化管理等各個部門,都要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建議未成年人保護法明確規定,各個相關部門都應當出臺關于未成年人保護的規章,梳理本部門在未成年人保護工作中的具體職責。”佟麗華說。  

防治校園欺凌  

全面防控和專業處置  

此次未成年人保護法修改,會對校園欺凌等問題作出回應。值得注意的是,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修改將同步進行。  

“這兩部法律同步修改時,會將校園欺凌作為一個重要內容,有針對性地出臺解決措施。”苑寧寧說。  

事實上,對于校園欺凌問題,國家一直在關注。例如,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2016年下發了《關于開展校園欺凌專項治理的通知》,教育部等九部門也在同年制定了《關于防治中小學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導意見》。  

在專家看來,盡管政策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離預期目標仍有一些差距。  

對于校園欺凌問題,佟麗華認為,在國家層面主要是通過相關政策進行規范,法律方面還沒有給予足夠關注,校園欺凌問題的解決也沒能達到最理想的效果。因此,此次未成年人保護法修改應當明確回應社會的關注,把問題治理從國家政策層面上升到國家立法層面。  

“對于有著違法行為和犯罪行為的未成年人,在修改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時,應當提供制度性的解決方案。”佟麗華說。  

苑寧寧認為,在對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進行同步修改時,將政策中一些行之有效的經驗上升為法律,有利于推動校園欺凌問題的解決。  

苑寧寧認為,對于校園欺凌問題的解決,簡單概括就是“全面防控,專業處置”。  

在校園欺凌行為的防控上,要明確家庭、學校、政府、司法機關等相關各方的主體責任,特別是未成年人監護人和學校的責任。例如,學校要進一步落實對未成年人的法治教育、心理健康教育等,采取設立校警、心理咨詢師和教育社工駐校等一系列制度。  

針對校園欺凌行為的處置,上述兩部法律應明確一套切實可行的調查、認定、處置體系。對于在校園欺凌事件中構成不良行為、一般違法行為、犯罪行為的未成年人,要按照行為的嚴重程度分別進行認定,本著教育感化的原則,采取教育矯治等符合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的措施。同時,明確對于受欺凌者的心理輔導等相關措施。  

全方位保護  

政府保護應獨立成章  

未成年人保護法在2006年進行修改時,依然沿襲了傳統的四個保護,即家庭、學校、社會和司法保護。其中,政府保護的內容仍然放在了社會保護當中。  

佟麗華認為,把政府保護放在社會保護當中,并不科學。當前強調要建設“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社會治理體制”,社會和政府肯定是不一樣的。  

“在兒童保護過程中,政府做了大量工作,也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把政府保護放在社會保護當中,某種程度上,是忽視了政府在兒童保護當中的重要作用。”佟麗華說。  

佟麗華指出,從立法效果上講,把政府職責放在“社會保護”一章,條款有限,職責規定非常模糊,難以有效督促政府來履行職責,立法效果大打折扣。  

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部長王鋒此前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團中央建議,將未成年人保護法適度福利法化,即在法律中增加兒童福利的內容,其中的核心是增加政府保護的章節。  

“目前,在未成年人保護法中,政府保護的內容是穿插在社會保護當中的,建議通過設立專章的形式,體現政府的職責和擔當。而且,我們國家經濟社會發展至今,各級政府有能力也有責任去做這個兜底的工作。”王鋒說。  

苑寧寧認為,法律應進一步強調政府保護,對機制建立和關鍵部門的職責作出明確規定。  

苑寧寧認為,首先要建機制。政府及其職能部門需要有一套協調機制,以打破政府職能部門間的九龍治水局面,讓政府各部門的工作形成合力,發揮最大效用。  

同時,要抓關鍵。要抓住和未成年人保護密切相關的部門,包括公安、教育、民政、醫療衛生等部門,對相關部門的責任和職責作出進一步細化和明確。特別是民政系統,應切實履行國家監護承擔者的職責,做好政府兜底的工作。  

“此外,還要明職責。明確政府及其職能部門在未成年人保護中要具體承擔什么樣的職責,特別是在各級政府的組織領導下,建立未成年人保護報告線索一門受理、協同辦理的機制,明確應急處置、調查評估、跟蹤幫扶、監護干預、責任追究等一系列工作流程。”苑寧寧說。


來源: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190326/Articel05001GN.htm

責任編輯:朱苗 常暢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宾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欢乐11选5任选七技巧 mg藏分不让出款 幸运飞艇绝密方法 网上牛牛赢钱秘诀 北京赛车6码如何倍投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 新时时走势 pk10冠军大小走势图 时时后一视频教程稳赚